救護車到達現場後,竟然又讓張振聲在現場躺了18分鐘!

1.台大校方的紀錄(請參閱台大校訊第637期,出刊日期 民國90年10月24日):
  台大校內的救護車於14:52到達張振聲倒下的籃球場現場,
  14:59分載張振聲離開球場(北市消救護員也在車內),15:07抵達台大醫院急診處。

2. 2005年5月我很確定的知道台北市古亭消防分隊,
  當日出勤到張振聲昏倒現場的救護車救護員出勤記錄,
  2000/3/21出勤紀錄表記錄:
  北市消救護車15:00到達台大籃球場現場。台大校內救護車15:10載張振聲離開球場,
  15:15分到達台大醫院(在台大救護車內的北市消救護員出勤記錄情形)。

3.天啊,救護車和救護人員14:52到達,竟然15:10才載張振聲離開現場!
  竟然又讓他在現場地上躺了18分鐘!
  請特別注意:當時現場沒有電擊器!而且台大校方說張振聲當時已無呼吸,無脈搏了!
  竟然在有醫護人員和救護車的情況下,還讓他躺在那裡18分鐘!
  這種情況下不變成植物人才奇怪呢!

4.若當天能依照救護規定:就近送到台大對面的三總急診處,送醫時間只需1分鐘,
  最最最少又可以省下四分鐘,因此總延誤電擊時間是22分鐘!
  天啊,延誤電擊時間長達22分鐘!講實在話,其實張振聲是被搞成植物人的!!!

5.若不要延誤這22分鐘,送達醫院時張振聲的大腦細胞就不會因長期缺氧損傷那麼多,
  送達急診室做電擊時就不需要電擊11下才救得起來,就不需要救了約40分鐘,
  就不會救得那麼困難!我確定!就不會救得那麼困難!
  救起來也就會比較穩定,就不會發生第三天都已經可以跟父母親互動了,
  第四天半夜卻又發生不明原因的大衝擊,從此變成完全無意識的情況了。
  若不要延誤這22分鐘,張振聲兩年前就大學畢業啦!說不定現在研究所都快畢業了!

6.在如此嚴重延誤就醫時間之下,張振聲被迫離開台大醫院時,
  我還必須替張振聲繳清所有費用約14萬元,您說台大可惡不可惡!
  在如此嚴重延誤就醫時間之下,
  這五年多來,張振聲的養照護等所有費用竟然是父母親自己在支付,
  您說台大可惡不可惡!
  而且往後不知道還有幾個五年呢!您說台大可惡不可惡!
  在如此嚴重延誤就醫時間之下,這五年多來,植物人張振聲每天24小時的照顧工作,
  竟然是父母親自己在做在負責,您說台大可惡不可惡!
  而且往後不知道還有幾個五年呢!您說台大可惡不可惡!
  在如此嚴重延誤就醫時間之下,從事故發生到現在,
  台大校方一直罵我胡鬧,說我只為了錢,只愛錢根本不愛張振聲,
  您說台大可惡不可惡!

7.難道張振聲是自己昏倒的,
  接下來台大校方所發生的所有延誤就應被忽視?就應通通被原諒?
  這種嚴重延誤把學生搞成植物人也不算過失嗎?這合理嗎?這公道嗎?
  台大棄他於不顧合理嗎?公道嗎?五年了,難道是在等我起來革命嗎?

附加說明:
1.張振聲是VT患者。VT患者必須電擊才有辦法恢復正常心跳。
  所謂VT(心臟頻脈),就是病人的心跳過速,振幅過小,並非心跳停止!

2.VT患者越慢電擊,亦即延誤電擊時間越久,大腦細胞死亡、損傷越多,
  越不容易救活,救活後大腦功能恢復情況會越差。

3.CPR若做得不確實,病患大腦細胞會持續損傷、死亡。
  急診醫師做的CPR最確實。
  一般人做CPR極容易做得不確實,
  但是做CPR是到醫院急診室之前不得不的急救法,
  因此一般人幫患者做CPR,做越久大腦細胞會死越多,
  所以能盡快將病人送達醫院,就應儘速送到醫院交給急診醫生來處理。
  所以急救VT/VF患者最需要的是馬上電擊,
  次之,若無電擊器,應盡快送達就近醫院急診室交給急診醫生處理!

4. 權威醫生這麼說:
   若心跳停止,則血液無法流動,因此大腦細胞無法新陳代謝,
   大腦4-6分鐘後就會有永久性的損傷。
   但是VT患者心跳並沒有停止,因此心臟仍然一直持續有血液輸送到大腦做新陳代謝,
   只是輸血量不足而已,
   因此就算張振聲倒下6分鐘都沒有人幫他做CPR,也不會造成大腦永久性的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