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雇用一外勞已五年多。
外勞加上張母兩人每天24小時照顧張振聲。
僱用外勞加一加每月需25000元,
張振聲吃要錢,抽痰管要錢,日常用品也要錢,上醫院拿藥看病也要錢,還有...
張振聲變成植物人到現在五年多,我們自認為照顧得很好,
所有費用也都是我們自己出的...台大一毛錢都沒出過!
可是台大竟然還說我們父母死要錢,還說得理直氣壯,而且還有一些師生認同校方...

更何況我們照顧植物人張振聲可能還需照顧20年,或30年,也許需要照顧更久...
請注意,台大還是一毛錢都沒出過,
可是台大竟然還說我們父母是為了錢,還說得理直氣壯,而且還有一些師生認同校方...

老實說照顧張振聲的龐大費用,我恐怕搶一次銀行還不夠,必須搶個三四次才行,
假設國賠案判張振聲贏了,獲賠的那些錢也是張振聲在使用,並不是我在使用,
可是台大竟說我們父母死要錢,還說得理直氣壯,而且還有一些師生認同校方...

若2000/3/21張振聲死了,我還極力爭取賠款,獲賠的錢才可能是我在使用,不是嗎?
張振聲變成植物人了,你台大唯一出的是一張嘴,說『我們關愛張振聲』,
你們還為他做過什麼事?
張振聲最需要的照顧和需用的金錢,你台大出過嗎?孰可忍孰不可忍!

若殺人是合法的,我早去台大殺人了,
若放炸彈,拿衝鋒槍掃射,丟汽油彈是合法的,我早就幹了,
在張振聲這件事上,不單是一條人命的問題,還有一生照顧和龐大費用的問題,
你台大除了欺負人之外,你台大還為此做過什麼事情?
還說我們父母親死要錢,還說得理直氣壯,孰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