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蕭秋勇,為何二十幾分鐘後才到達現場?你當什麼台大校醫啊!
你!蕭秋勇,你是現場唯一的醫生,為何CPR不會做?你當什麼台大校醫啊!
你說張振聲已無呼吸無脈搏,你為何不把他就近送到就在對面的三總?
你為何一定要把他送到四公里外的台大醫院?
這是在搶救無呼吸無脈搏極極極緊急的人啊!!!
不是要送癌症病人去好醫院找名醫耶!
你竟然無法分辨這兩種完全不同的情況,你當什麼校醫啊!

你!為何幾個月後就離開台灣大學不當校醫了?為何到台北縣衛生局當疾病防制課長?
你!為何幾個月後就離開台灣大學不當校醫了?為何到台北縣衛生局當疾病防制課長?

我不是民進黨員,但這幾十年來,我都把票投給民進黨候選人(以前叫黨外),
跟其他人想法一樣,是不想讓一黨獨大,希望政治清明,一切公正、公平、公開。
可是2000年我兒發生事故後,經歷的種種,我感到很失望...

我告不了你,我知道是因為你是當權派的民進黨黨徒,

因為你有執政黨當靠山,所以我告了五年,連把你列為被告,檢察官都不願意!
因為你有執政黨當靠山,所以我告了五年,連把你列為被告,檢察官都不願意!

因為你有執政黨當靠山,所以這五年來,檢察官才不願意調查您過失的部分!
因為你有執政黨當靠山,所以這五年來,檢察官才不願意調查您過失的部分!

你!蕭秋勇!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你!檢察官!為什麼不把他列為被告!為什麼不調查他過失的部分!!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