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錢人的小孩繳低廉學費,窮人的小孩繳超高的學費!.........


美國排名前幾十名的大學絕大多數是私立大學,
這些私立大學的學術地位都很高,研究都很傑出,教學都很卓越,
學生畢業後絕大部分的人前途似錦。
這些私立大學的經費主要來源之一是向校友和社會各界募款,
雖然學生需繳的學費也很貴,然而它們也提供優厚的獎學金和貸款制度。
絕大部分程度不錯且家境富裕的學生都會去唸這些私立大學,
因為他們付得起,而且更想利用私校的響亮招牌來加強他們的富裕程度。
而程度極佳但家境不好的學生也會進入這些私立大學,
因為他們可以申請到獎學金或助學貸款,
而且他們知道只要好好唸,畢業後借著響亮的招牌和自己堅強的實力,
錢很快就會賺回來,而且前途無量!
請注意,在美國,絕大部分家境好的,優秀的學生都是唸私立大學。

至於美國的州立大學(如同我們的國立大學),經費主要由政府提供,
學生的學費很便宜,而且提供許多助學金。
美國的這些州立大學讓一般窮困人家的子弟能實現大學夢,
讓他們可以花很少的錢完成大學學業,
來改善家境和改變未來的命運,
這種作法對於窮人翻身,以及避免很多社會問題,幫助極大。
請注意,在美國,大部分家境差的,程度中下的學生是唸州立大學。

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台灣...
請注意,扣除少數例外之後,
在台灣想要唸國立大學的學生從小成績就要很好,
而想要成績好,關鍵因素之一是”有沒有去補習 ”,
而有沒有補習的關鍵因素是”家境好不好 ”,”父母關心與否 ”,
以及”是否住在都會區附近 ”。
我們可以發現國立大學的學生大部分是來自都市,家庭小康以上,
父母大多是公司管理階層的人或是公教人員。
各位若不相信,可以去調查考上『國立』台灣大學的學生,
他們的家境如何、父母從事的行業、擔任的職位、住在都市地區還是鄉下?
可是...
這些家境富裕的學生繳的學費竟然比窮人家子弟唸私立大學繳的學費低很多!
怎會地位高,家境好的小孩反而繳比較少的學費?
原因是國家撥很多經費給國立大學使用,
因此國立大學的學生繳的學費竟佔學校總經費還不到20%!
更甚者,這些經費充足的國立大學畢業生,往後的就業較容易而且收入又較多,
這樣不是讓富者更富,窮者更窮嗎?
這就像讓有錢人繳比較少的稅,讓窮人家繳比較多的稅情形一樣,不是嗎?
這樣惡性循環下去,您說後果會怎樣?

而私立大學的學生大部分來自偏遠地區或較鄉下地區,或者家境較清苦者,
或者父母大多是農工者...
可是...
這些家境不好的學生繳的學費竟然比富人子弟唸國立大學繳的學費高很多!
怎會鄉下人、地位低、家境差的小孩反而需繳較高的學費?
原因是國家幾乎沒有補助私立大學,
私立大學的經費絕大部分來自學生繳的學費,
因此學生繳的學費佔私立大學總經費的80-90%。
更甚者,這些資源較少的私立大學畢業生,往後的就業比較困難而且收入也較少,
這樣不是讓富者更富,窮者更窮嗎?
這不是惡性循環?這不是變相懲罰窮人家的小孩?
大人窮可以找理由罵他們好吃懶做,
可是政府這樣對待窮人的小孩是什麼意思?原罪?宿命?
還是窮人應當世襲才合理?

很不合理不是嗎?
請您看看我們的大學法和查閱各大學的宗旨、理想和目標看看,
我們現在的國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功能有何不同?
我們現在的國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宗旨有何不同?
我們現在的國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目標有何不同?
我們現在的國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理想有何不同?
我們不能賣掉國立大學嗎?我們不能賣掉國立台灣大學嗎?
我們這一代不能改變這種極不合理,罪惡的社會現象嗎?

由於現在的國立大學和私立大學的目標都一樣,是很不恰當的,
因此我建議政府:
1.國高中功課壓力太大,他們太可憐了,況且一再演練相類似題目,
對提昇素質沒什麼幫助,反而是在浪費生命和打擊創新能力,
因此請取消大學聯考,改用向各大學申請入學的方式吧。

2.做長期全面的社會宣導,
強調能力、人品、內涵等才重要,文憑不重要吧。

3.把今年拿到五年五百億的優良大學轉為『私立』大學,
例如國立台灣大學變成『私立』台灣大學,然後學生學費完全由各私立大學自定。
這些校友眾多,校友又很富有的老大學變成私立大學後,
因為沒有國家的經費了,一定會盡全力募款,
而且也一定可以募到很多錢,因此這些私立大學一定會是一流卓越大學!

4.然後把近十年來新成立的『國立』大學,定位為真正的國立大學,
以教學為主,學費極低廉,例如每學期學雜費只要3000元,
而且提供貧困家庭子弟很多助學金,讓他們專心唸書,每月生活費無虞。

5.把現今的私立大學,擇優取前10所好私立大學,
然後政府連續補助10到15年,每年每校補助10億到15億元,補強這些私校,
讓他們確實成為很好的『私立』大學。

6.把剩下來的私立大學,淘汰一些不像大學的學校,
然後想辦法把他們轉型為『國立』大學,
畢竟理論上不管國立還是私立的大學都屬非營利機構,應該不難處理才對,不是嗎?
例如可以像當時的『私立』勤益工專捐給國家,
直接改成『國立』勤益工專一樣的模式,
或者由國家提供有形無形的長期利益給這些私校真正擁有者也是方法之一,
還有很多做法皆可將『私立』大學轉型為『國立』大學,不是嗎?
轉成國立大學後,接下來的做法同第4點後半段。

7.大學的人事、會計、預算、採購權,盡可能全面鬆綁,
讓改制後很健全很卓越的『私立』台灣大學等台灣一流私立大學的經費,
很容易向校友和社會各界募得,各大學也比較有彈性和自由發揮的空間。

我們也可以學德國,把所有大學都改為國立大學,
讓國民唸大學都不要錢,這也是好辦法啊,不是嗎?

我認為五年五百億,或者我們改編15年2000億,這種全國納稅人的錢,
應該拿來做全國大學大改造的大工程,才符公義,
也才比較像是新十大建設的一項啊。
若改造成功我們就能創造出教育奇蹟,不是嗎?
台灣至今有經濟奇蹟,政治奇蹟,就是還沒有影響最深遠的教育奇蹟,不是嗎?
這樣台灣就可以讓有錢人的子弟繳較高的學費去唸高品質很卓越的私立大學,
讓窮人家的小孩繳很少的學費,並使用政府的助學金唸完國立大學,
這樣不是很好嗎?

若像現在只為了讓台大進入100大而編列五年五百億,就算能達成目標,
也只能得到短暫的虛名和少數人的利益,根本沒有實質意義,不是嗎?
現在的作法就如同只為了讓台灣的大富豪能進入全世界100大富豪之列,
而編列五年五百億給幾個大財團應用一樣,
這樣做對全國人民以及後代子孫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不是嗎?

台灣現在面臨的大學發展問題,
主因是國立大學長期依賴政府提供經費,
很多有能力募款的大學自己募款太少所引起!
以及有些學校長期太貪心,並非政府補助太少,請台灣大學不要再胡扯了!
而且現在我們最急需解決的大學教育問題,
是從第一名到第十五名比較好的大學通通都是國立的大學,
造成有錢人繳低廉學費,窮人繳超高學費的喪盡天良的問題!
因此我們必須對大學做出『國立』變『私立』,『私立』變『國立』,
的大改造,
或者把所有大學通通變成『國立』大學,
才能造福我們的子子孫孫,才符公義,才符全民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