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 會比 無期徒刑犯人 還可惡嗎?


一、陳盃產18歲,唸高職三年級時,帶老阿嬤上街散步,
過馬路時因走太慢,陳盃產被飆車族砍成植物人...
拿刀砍人的是一位大官的兒子...可是政府卻一直抓不到兇手...
陳家平常很節儉,家境屬小康,盃產的母親很愛子女,
陳母辭掉月薪兩萬元的工作...
由於空間不夠,
陳母把租給別人每月一萬元租金的房子收回,
做為照顧陳盃產的地方...

陳母每天買食物,每天煮東西給盃產吃...
陳母每天幫盃產翻身,拍背,按摩,做運動,洗澡,掏大便...

由於天氣常常晴時多雲偶陣雨...
盃產常因被子太薄,發高燒送醫急救...
更經常因為棉被太厚,汗流浹背,滿臉通紅...
脹氣,腹瀉,皮膚炎...各種病症不勝枚舉...
盃產每天24小時活得非常辛苦...

盃產的母親悲痛藏心內,一一克服困難,做好遇到的每件事情...
政府一毛錢從沒補助過陳盃產...政府也從來沒有照顧過盃產...

在家照顧兒子盃產30年後,盃產的母親發現自己得了肝癌...
一年後,自知來日不多...但是她堅持要帶盃產一起走...
她要求盃產的父親協助她殺死親生兒盃產,然後...她自殺身亡...
法院依協助殺人罪判刑,盃產的父親因此入監服役...

二、郭瀟樟,家境富裕,唸高中以後,自己住一棟房子。
他從小欺負弱小,從國中開始偷竊,更開始誘姦同班女同學...
高中時,偷、搶、姦樣樣來,但父母人際關係好,每次都及時處理,
他...一直都沒事。
當兵回來後,他已會吸毒,偷、搶、姦的手法更加精進,
28歲那一年,因結夥搶劫婦女不成,惱羞成怒,四下無人之下,
姦殺58歲婦女...
同夥供出主謀就是郭瀟樟,法院判他無期徒刑...
郭瀟樟家人把他平常住的房子,以每月一萬五千元出租出去,
郭瀟樟在監獄內,國家提供他吃,國家提供他住...吃住全部免費...
雖然很不自由...日子也過得還算逍遙。
入獄30年後郭瀟樟死於監獄中...

三、我想請問政府:
國家提供給作奸犯科的無期徒刑犯人免費的吃和住,
為何國家對於沒有自理能力的植物人和重殘人士卻非常苛刻,
為何不像無期徒刑犯人一樣提供植物人免費的吃和住的地方?
為何國家沒有成立『國立』植物人照顧中心免費照顧植物人?
難道是因為植物人所犯的罪刑比那些無期徒刑犯人的罪刑還重嗎?

我還想請問政府:
1.植物人陳盃產一生所受的折磨跟犯人郭瀟樟的不自由比較之後,
那個人比較悲苦呢?
2.有植物人的陳家 和 有無期徒刑犯人的郭家,
哪個家庭的辛勞和必須付出的金錢比較多呢?
多出多少呢?

善良的植物人,一生吃、住、照顧,絕大部分靠家屬自己...
可是...殺人放火、搶盜姦殺的無期徒刑犯人,
一生吃住卻完全由政府提供!
這樣的政府社會是『有公道,很正義』的政府社會?
難道是因為善良的植物人家屬好欺負,無期徒刑的犯人得罪不起,
所以產生這樣的現象嗎?

植物人家屬真的那麼好欺負?真的那麼好欺負?
真的再怎麼欺負也不會有事?

我認為這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
而且政府的這種政策根本就是狗屁!
您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