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昨晚做了一個夢,夢中最顯眼的是兩位老人,一女一男。
女老人很可憐,不但身體很瘦乾,而且嘴歪眼斜手殘腳瘸;
男老人身體很健康。
這一天女老人很吃力的用輪椅推健康男老人到公園玩...

公園裡的路人問女老人:『請問妳幾歲?』
女老人說:『我九十幾歲囉』
路人又問『他是誰?』
女老人說:『他是我兒子』
路人接著問:『他幾歲了?』
女老人說:『他七十幾了』

路人嘆口氣說:
『你已九十幾歲了,他雖然也有七十幾,但他還很健康,你怎不讓他自己走?』

女老人說:
『我生下他後,由於疼愛他,我日夜抱著他,時時餵他吃母奶,因此他死纏著我,
稍長,我買搖椅搖他,才肯對我的奶頭短暫鬆口,
十歲時他還不肯走,30歲時才肯為送到他嘴巴的米飯張口,
50歲那天還必須我背他才肯上廁所,
他70歲那天,我生病了,進醫院檢查,也才一小時沒在他旁邊照顧,
就大吵大鬧說我不愛他,鬧著要去當別人家的孩子,
他是我們家的長子,而且我愛子心切啊,我幾乎寸步不離,
分分秒秒聽他的吩咐...我沒辦法啊。』

女老人剛說完,男老人馬上開口說:『媽媽,我要吃奶!』
女老人茫然的說:
『你已七十幾歲,今天也已吃過九次奶了,而且要出門前才吃過,不是嗎?』
女老人繼續說:『各位,對不起,請不要跟過來,我要去那邊餵他吃母奶...』

路人驚訝不已...人人覺得不可思議...
後來有人打聽出他的名字,在公園裡大喊,他姓項,名字叫:台大!...
他的全名叫 項台大!

聽到此名我從夢中突然驚醒...
我看一下錶,時間是3:00,我下樓察看張振聲,他也沒在睡。
唉...聲仔...你也跟我做相同的夢嗎?
你是被七十幾歲還在吃奶的怪現象驚醒?還是聽到台大這兩字被嚇醒?
以上是昨夜發生的事情。

偉大的政府啊,學學禽獸界的作法吧,
七十幾歲的台大還在吃奶,你竟然一點辦法也沒有!
羽毛已豐的小鳥,應該踢出去,讓他靠自己,不努力飛,就讓他摔死!

上面之『男老人』代表『台大』,『女老人』代表『中華民國』,
        『項台大』就是『像台大』的意思。


2.再看一個更缺德的現象...
下面是真實的故事(姓名是偽造)。
牛屎住鄉下,父親國小肄業,母親不識字,都在種田。牛屎從小到大沒錢補習,
就算有錢也必須花很多時間坐車到都市裡才能補習。
牛屎國中畢業後考上鄉下私立高工...父母聽從那個學校老師的話:只有唸書才有前途...
牛屎每學期繳交3萬元...牛屎聽國中同學說:公立高中才幾千元。
牛屎的父母親錢不夠繳學費,每學期都向親戚借錢...

牛屎早上5點半起床,換兩班公車,再走一段路,七點半到校早自習。
下課後一樣花兩小時才回到家,回家後幫父母親的忙,一直到睡覺為止。
三年過去了,繳了6次的三萬元,畢業後專業沒學會,沒考上技術學院,
父母親也不知道怎辦,又遇農忙,牛屎就在家中與父母親一起種田。
當兵回來後,找不到工作,繼續種田,後來娶妻生子,牛屎一直種田到現在。

牛屎有個妹妹叫罔市,小他3歲,很乖巧,也是唸離家二十幾公里的鄉下私立高職,
每學期繳3萬,她的父母親依然沒錢,依然向親戚借錢...
她所學專業一樣沒學好,畢業後在一家地下工廠當女工,一個月一萬六。
後來嫁人。生小孩後,在家做手工。如今有三子女,
夫妻兩人勤奮工作,月入不到四萬元。

牛屎、罔市的父母在田邊茫然的說:『沒要緊啦,錢我種田慢慢還,啊阮哆讀沒...』。

各位您有何感想?覺不覺得既不公又不義?
您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政府提供的體制是讓唸不好書、畢業後又找不到工作的人,
在學期間卻必須繳比公立學校畢業、以後有成就的人高出四倍的學費呢?
不會太欺負人嗎?為什麼這麼肆無忌憚的欺負人?
您有沒有想過...號稱先進文明的台灣社會,為何用這麼慘忍的方式對待弱勢?

各位...在我們國家裡...
國立大學設備較好,畢業生平均出路較好,為什麼每學期只需繳二萬多元的學雜費?
私立大學設備較不齊全,畢業生平均出路較不好,
為什麼每學期卻需繳五萬多元的學雜費 ?
使用者付費,使用較好設備,使用較好的環境,致出路較好者,
收費當然較高,才符天理公道,不是嗎?
使用較不齊全的設備,學習環境較不好,致出路較不好者,
當然支付的費用就應比較少,不是嗎?

台大校方不是號稱『公義台大』?
台大不是一談起公平正義嘴角全是唾液泡沫嗎?

台大少耍賴啦,斷奶!經費完全自籌!
台大對外宣稱設備好,師資好,學習環境好,
那台大的收費當然應該比台灣的私立大學高出很多才合理!
為符公義台大的精神,為符使用者付費的精神,
請依照比例原則,台灣大學學生每學期應繳學雜費15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