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一個外國人的故事...不想看的人請跳過....


在奈及利亞這個國家裡,有一間最好的大學叫權霸大學,
權霸大學為了緊急需要,校內購置了自己的救護車,
這樣救護車到達籃球場和校大門口就只需30秒了。


權霸大學校門口的對面,約100公尺處,
有一家大醫院叫宇宙軍隊醫院,車程約40秒。


權霸大學附設了一間全國最有名的附設醫院,
又名誰敢管醫院,外號叫要紅包醫院...
但這家附設醫院不是設在校總區內,附設醫院到校總區距離約4公里,
不但如此,從權霸大學到附設醫院經過的都是非常熱鬧,車流量很大的路段,
也須左右轉來轉去,而且必須經過近20個交叉路口的紅綠燈....


權霸大學裡的醫師職工一向很瞧不起宇宙軍隊醫院醫生的醫術與水準,
對於宇宙軍隊醫院的不屑和輕視,已經達到完全忘了有這家醫院存在的地步.....


曾經有一次,一位流氓到權霸大學校內尋仇,將仇人雙手雙腳砍下放置仇人肚上,
然後急速逃跑而去.....
校方人員和學生們剛好看到,學生趕快打911...911救護車到後,
接著聽到驚怵聲響....叭唬...叭唬...的權霸大學救護車急駛而來...
校醫完全沒思索,馬上做出跟以前一樣的決定:快送權霸大學附設醫院!
因為他完全忘了宇宙軍隊醫院就在對面!
校方人員把傷患抬上校救護車並撿起四隻手腳放車內...
救護車急速往附設醫院方向開去...
雖然所有車輛與行人都需讓救護車先行,但是車實在太多了,
想讓救護車先過也沒地方可讓...
加上經過交叉路口也常需減速,更常需稍停一下才能再前行...
很不幸的在半路上又有車禍發生...車擠得密密麻麻...
救護車也只能停下來等...等....
救護車到達附設醫院已經過了20分鐘...
後來那人因流血過多死在權霸大學附設醫院內...
...


話說東元999年...
奈及利亞總統大選完畢,
執政50年的政黨輸了,支持者對黨的領導者很不滿...
因此聚集很多人在這黨總部抗爭,一連很多天..附近的交通受到很大的影響...


而全國最好的權霸大學附設醫院剛好就座落在這黨總部的旁邊...


奈及利亞總統大選選後的第二天...
權霸大學有一位學生,姓名叫貝研悟,在校內打籃球昏倒了...同學通知權霸大學校方..
這次權霸大學的救護車先到達現場,但是卻開錯邊,開到沒門可進的那一邊...
接著911救護車也來到...但權霸大學為了防範幾位3、4歲小孩子騎三輪車,
在場內外飆進飆出...因此幾年前就將鐵門給鎖上...


兩輛救護車就在籃球場外的兩頭,靜靜的呆呆相望...


最後...權霸大學校醫也來到現場...說:心跳停了...有沒有電擊器?...
哇...沒有啊...趕快送權霸大學附設醫院!
在校醫的大腦裡根本沒有宇宙軍隊醫院就在對面這事實,
校醫的腦內根本沒有就在對面的宇宙軍隊醫院急診室就有電擊器這事實!


因此...大家把貝研悟同學抬上權霸大學的救護車...
從此...貝研悟同學踏上他的悲慘路...
救護車也沒有直接走就在旁邊的側門...
因為聽說這側門是校長坐車或砂石車要經過時才會開啟的...


載著貝研悟的救護車從權霸大學的校大門口出去校外...
然後...經過了近20個紅綠燈...經過了近4公里的繁華、車流量很大的街道...
走走停停的...時快時慢的...左灣右拐的...
從抗爭人潮...和...車潮中...最後拐進...權霸大學的附設醫院...


貝研悟同學的大腦細胞被名叫『時間』,外號叫『不可逆』這個壞蛋一路追殺...
致使貝研悟的幾十億大腦細胞沿途對著很生疏、不太會做CPR的校醫...哀嚎...
並頻頻對著兩旁路人、街樹、車輛,無聲的喊叫....救命啊 ...救命啊...
他們當然聽不到...當然都沒有回應.....
因此大部分大腦細胞先後互道...永別了...永別了...然後嗚呼哀哉...懷恨而亡...
剩下的少部分大腦細胞也都受了重大傷害...


貝研悟同學幾天後在權霸大學附設醫院成為植物人...


幾個月後,貝研悟同學的父母親在權霸大學附設醫院明暗威逼下,
繳清所有該繳的費用後,帶著貝研悟同學離開權霸大學附設醫院...


貝研悟同學的父母親在自己家中照顧貝研悟很多年...


聽說東元一千零幾年時,貝研悟同學與照顧他的父母親同時死亡...


故事講完了....這個故事若與哪個事件雷同,純屬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