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辛苦了,聽首歌好嗎?
http://jschang.myweb.hinet.net/06.wma

 

 

法官妳權力無限大,而且我知道妳加入個人情緒、喜好厭惡,
以及怎判對妳的未來影響考量,
妳一直想讓我們輸,我們的官司當然會輸...不是嗎?
但是...妳絕對沒有權力整我們吧!...

2005/8/9,也就是宣判前最後一次開庭,
妳為何用了95%的時間,亦即大約25分鐘時間很仔細的一再核對張振聲的賠償金額?
妳不但逐項核對,而且不只核對一次,有些地方的金額還核對了三次,為什麼?
當我步出法庭時,律師一再跟我恭喜...
回台中後,我問了兩位律師,他們也說,要判張振聲贏了...除非法官想整人...

妳要判張振聲輸,為何還假惺惺的仔細核對賠償金額?為什麼?
偉大的法官,為什麼呢?為什麼連植物人你都要整?

妳2004年10月15日開庭說2004/11/26要宣判,結果又沒判...
這也就算了...但是為何2005/6/14才再開庭呢?
我曾經很清楚的告訴妳,
植物人張振聲現在是由父母在家中自己在照顧,並不是台大醫院在照顧,
您很清楚的告訴我說:『我知道!』...
但是妳還是慢慢開庭,讓我們感覺妳是在...慢慢折磨我們...
開一次庭要等8個月,每天24小時照顧著植物人兒子,
妳知道等8個月有多難熬嗎?
這案子對妳來說只是妳很多案子中的一個案子,
但對於我們來說卻是這一生當中最重大的事情之一,妳知道嗎?
妳知道妳手中的絕大部分案子,
對當事人而言,都是家中的重大事情,妳知道嗎?

2005/8/23,你終終終於宣判了...
雖然妳再次整人,雖然我們輸了,雖然我們極度不滿,卻讓我們鬆了一口氣...
我會獨力妥善照顧我兒子,我不會上訴了,
而且絕對不會去求台大,我這樣做應該沒有犯法吧?

............................................
下面是2004/11/26寫的:
台北地院的王貞秀法官,妳大概30歲吧...
我知道妳看我沒像一隻哈巴狗一樣討好妳,妳很不滿意。
但張振聲國賠案我絕對不會為了要贏,就去討好妳...
因為我們知道張振聲已經確定會痛苦一輩子,
我們照顧他一輩子也會心力交瘁的,內心之苦痛也是一輩子的了,
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我們失掉尊嚴來求妳,來求台大,我辦不到...
我寧願與張振聲一起餓死...寧願因此而死!
求妳...求台大...我辦不到...對不起...
當法官很累人...我看得出來...
可是妳有薪水領,幹滿25年還有退休金....
但是當個盡責的植物人的父母也很累人,
必須24小時照顧他,而且照顧一輩子.....
不但沒薪水,沒退休金,還必須花非常龐大的金錢...
不知道你曉不曉得?...

一個多月前,張振聲國賠案妳在庭上宣布辯論終結,
並決定於2004/11/26下午5點宣判。
昨日(2004/11/25)我透過律師告訴妳,張振聲家屬會到庭聽判決,
律師那邊昨日就聯絡了書記官,
書記官說今天(2004/11/26)碰到妳會跟妳說,
並約好今天早上11點再打電話過去問一下。
律師今早11點打過去,接電話者說你們還在開合議庭,
快12點時與書記官聯絡上,書記官說妳說張振聲國陪案子今天會宣判。

妳確知家屬會去聽判!!!我們也確知今天下午5點妳會宣判!!!

於是張振聲的母親坐上13:35從台中開往台北的台汽國光號車子,
在台北地院三樓等著聽妳的判決。

可是,約16:40分,有一位小姐出來說,今天不宣判了!

於是...張振聲母親再從台北坐台汽車子回台中...

請不要整植物人家屬好嗎?
張振聲的母親是一位很善良很實在的好人,妳知道?
請不要再整植物人家屬好嗎?

這是妳第二次說要宣判,卻又變卦了,你還記得嗎?
2004年二月底,你在庭上宣布2004/4/13下午5點宣判,
2004/4/12我們也是透過律師,
表明2004/4/13下午5點會到庭聽判決結果,
那次你說2004/4/13不宣判了,會再開辯論庭,開庭日期等候通知。
因此那次我們就沒去了,雖然我們很失望....
妳2004/5通知於2004/9/7再開庭,雖然一拖就是半年...
開庭時妳說這段期間妳在休假,我們也不敢說什麼,
我們只有等...等...忍著...因為我們只有等和忍耐一途.....

可是今天(2004/11/26)妳耍我們!
今天早上妳才說下午會宣判,
張母也在台北地院等候了,妳為何又不宣判了呢?
為何讓張母白跑一趟呢?您覺得這樣很好玩是嗎?
這樣耍我們妳感覺很爽嗎?這樣耍我們妳很有成就感嗎?

妳的小孩應該兩歲了吧,會知道此事是因為兩年前因為妳生小孩,
張振聲案子因此停了快半年。
妳逗妳小孩很好玩,對不?妳抱他愛他兩年,從他不會說話到會說話,
從不會走路到會跑會跳,妳很高興對不?
妳會期望你的小孩健康成長,
唸小學,中學,大學...在社會中獨立生活...對不?
妳這期望極可能實現,對不?
可是我們照顧張振聲快五年了,他依然是植物人...這五年來進步微乎其微...
我們期望張振聲在我們死之前,能夠再開口叫我們一聲...媽.....爸....
希望在我們死之前他的手能夠自主性的動一下,眼睛能夠再看到我們...
這種期望不過份吧,可是...我們的期望,實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對不?

張振聲的案子,我們當然很想贏,太想贏了....
但是我們不會求妳,妳可以判我們輸,只要妳判了,
此事就跟你沒關係,妳就可以無憂無慮的回去看妳每天都在成長的小孩了...
若我們輸了,絕不會哭哭啼啼,也絕不會再去要求台大照顧張振聲,請放心!

但是請不要再耍我們好嗎?請不要再整我們好嗎?
植物人很不好受,妳知道嗎?照顧植物人的家屬也很不好受,妳知道嗎?
請不要再耍我們好嗎?請不要再整我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