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4/6帶張振聲到台中的中山附醫看劉榮東的門診。
(據新聞報導經他裝置晶片醫治植物人,有五成可醒來)
我覺得劉醫師很想幫張振聲的忙,人也很實在隨和,
他讓我覺得他是一位很有經驗可信任的醫師。


我跟劉醫師的問答大意如下:


我說:『請劉醫師看一下他大腦的CD片和出院病歷摘要,
          請您幫他裝晶片,可以嗎?』


劉醫師看了張振聲於一年前在台中榮總做的大腦斷層掃瞄CD片後...


劉醫師說:『這沒辦法...腦室很大(大腦萎縮)...
            腦細胞顏色不對...腦多軟化了(大腦細胞死了)...』


我說:『可不可以請劉醫師告訴我們張振聲真實的情況...
          很客觀,不隱瞞的...』


劉醫師說:『永遠醒不來...』


張母聽後非常悲痛...哭出聲音...流了很多很多的眼淚...


我說:『對於他的將來,您有何建議?』


劉醫師說:『注意他的肺...只能期待幹細胞突破性發展了...』


我看他在電腦上打上『永久性植物人...』


我看看張振聲,說:『放心,爸媽在旁邊...』...


今天我感到心情沈重,很悲傷...但沒有流淚...


謝謝大家關心張振聲,只要我還活著,一定會好好照顧張振聲,
但是台大校方延誤張振聲成植物人,又推卸責任的霸道行為,
若沒有給個公道交代,我一定替他報仇,否則我就是禽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