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沒有發現被我們社會尊為龍頭大學的台大,有如下的行為呢?


台灣大學有如我們台灣政府的長子,被政府與納稅人長期寵溺著,任由他予取予求,
給他最優秀的人,給他最充足的經費,很多政策也配合著他...
國家如此善待他,養了70幾年,台大不但從不自立自強,不學著自己慢慢的獨立起來,
反而變本加厲的要求政府給他更多更多的錢...
天啊!養了70多年了,70多歲的兒子,竟然還像個大嬰兒,
仗著龐大身軀緊緊咬住母親的乳頭不放,搶著吸母親為新生兒準備的乳汁,
媽媽大部分的乳汁被他吸走了...其他大學就只能吸他吸剩下的...
致使很多較慢成立的國立大學,即政府的其他兒子,
(以及可能是政府的私生子,也可能是被親生父母親丟棄,
爹不疼娘不愛的政府領養子的私立大學)
吸到的乳汁長期不夠,加上長期沒有充足的陽光(外界捐款)照射到他,
喝的水分更是不足(整體校友捐款能力),
吸進去的空氣又比較污濁,因此這些兒子中絕大部分都是瘦弱多病...
而台大吸足母親的奶水,營養份很充足,又有取之不盡的甘泉(校友捐款!),
吸的是森林裡的清新空氣,長得壯壯的,然後再來欺負其他瘦弱的大學,
接著再搶吸更多的母親奶水...
這就是台大的開源方法...天啊!這就是台大的開源方法!


夠了,真的夠了!70多歲的人該斷奶了!台大70多歲了,該斷奶了!


台大不但搶吸奶水,吸完母親奶水後,還經常罵母親長得醜,穿著又邋遢,
說母親奶水不夠多也不夠甜美,偶而也會打打母親...。
我覺得台大是認有乳汁的乳房為母,不是認生他的人為母!
所以台大的母親是乳房!我想不再有乳汁的乳房,台大應該會跟她斷絕母子關係的!


每次台大要跟政府爭取經費時,好像納稅人欠台大一樣,
找各種理由,很強勢的非要到不可!
可是政府想要稍微制約一下台大,
台大馬上搬出『大學不應受干預制約,大學應完全自由』。
這種跟政府要錢時就拿共產國家大陸政府補助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很多錢來比,
一個字也不敢提與我們一樣都是自由民主國家的美國對於一流大學的補助情形,
美國政府根本沒有補助任何錢給哈佛大學,史丹福大學,
麻省理工學院,耶魯大學等數十個全世界最好的大學,不是這樣嗎!
可是當政府希望台大能為了人民整體福祉著想做出一些配合工作時,
台大卻馬上搬出美國不會要求哈佛大學配合政府...說哈佛大學是完全自由在運作等等的。
台大這種雙重標準的做法目的就是要搶盡利益,推卸一切責任和義務...不是這樣嗎?


每次台大有過失致使學生或社會人士發生重殘或死亡,台大都會找各種理由來推卸責任,
說是其他學生造成的,說是家長造成的,說台大沒錯,不能怪台大等等的。
例如張振聲這件延誤案,台大校方說張振聲當時心跳停止了,
可是心跳停止了最重要的就是應以最短的時間,使用電擊器趕快電擊,才是正確做法,
因此在現場和救護車內都沒有電擊器之下,
很明顯的就是應該送到車程只需40秒就在台大對面的三總,
但是台大校內救護車卻將張振聲送到四公里外,10分鐘才可到達的台大醫院,
致使腦細胞長期缺氧,救起來後成為植物人,這麼明顯的錯誤,台大還是死不認錯...
好像台大花多少時間送張振聲到達醫院,就是合理的時間,因此沒有任何延誤的問題,
好像台大校方送到哪家醫院就是正確的決定,因此沒有送錯醫院,捨近求遠的問題。


我們提出告訴前,台大校方說校方快速送醫,沒有延誤,因此根本不理我們,
提出告訴後,台大校方說,因為我們已提出告訴,不應干涉司法,因此一樣不理我們!
接著台大放出各種耳語,
說:台大現在到處在建設、而且每位教授做研究都需要很多錢,
台大的錢根本就不夠,哪還有多餘的錢可以用來妥善照顧張振聲...
更進一步說:就算台大有錯,也要想辦法遮掩,也要想辦法告贏...


天啊!這就是台大的節流方式...天啊!這就是台大的節流方式!


台大的這種開源節流方法,以及台大既要政府(納稅人)大量補助經費,
又不准政府干涉,
必須給於台大完全自由的自私老大行為,難道在台灣社會還是屬於合理的範圍嗎?


為了符合權力責任如影相隨,為了建立要補助就需接受一定程度的督導的正確思想行為,
更為了維護台大的『尊嚴』以及建立符合台大很重視的『公義台大』,
我建議政府應立即要求台大自立!政府應立即要求台大經費完全自籌!
我建議應直接改為『私立』台灣大學,
畢竟台大校友實在非常非常多,而且很多都是很有錢的人!
我相信台大自立,改為『私立』台灣大學後,台大一定會突飛猛進,
這樣台大很快就會追上同在自由民主社會中的美國的『私立』哈佛大學...
台灣就有世界一流卓越大學了...而且很多國立大學就會向台大看齊...跟進...
很快的...政府就可以免除公立大學龐大經費的包袱,這樣不是很好嗎?


台大已經70幾歲了,不能還咬著媽媽的奶頭不放,該斷奶啦!
台大校方啊,難到你跟張振聲一樣也是植物人嗎?你也必須永遠依賴父母嗎?
台大!不要耍賴,70幾歲了,該斷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