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開車載媽媽和妹妹一起到大賣場買東西...
雖然這條路特別塞,但我還是開上這條路...

聲仔...你以前的座位還是幫你留下...空著...我知道你很想起來坐...
我們也會一直等你...這樣就跟以前我們全家到大賣場的情景一樣了...

在賣場內,雖然我不買衣服和褲子...但一如從前...我依然走在你喜歡繞的舊路上...
沿路走...來到生鮮部,我拿起一盒巧克力冰淇淋...因為上頭有你歡樂的面容...

我掃視四周...看到羊肉片和海鮮似乎猛力跟我招手...
好像在說:他最喜歡的在這裡...
聲仔...等一下回家後一定把煮好的肉和海鮮打成糊汁...

我們並沒有直接回家...因為媽媽說電熨斗壞了,今天無法幫你燙衣褲了...
是啊...以前洗過曬乾的衣褲,媽媽都會用熨斗幫你燙平...因為你最討厭衣褲上的皺摺...
聲仔...你知道嗎…媽媽選了很久,最後還是挑一支跟以前一樣的電熨斗...

回程時,我依然不知不覺的開上會塞車的舊路...雖然早已發現不塞的新路...
聲仔...我想告訴你...這幾年晚上外出散步時...我仍然走我們以前散步的舊路...

聲仔...不知怎回事...今天我很想走路...很想走路...我邊走邊回想這幾年的情景...

五年前,我總是帶著無比悲傷的心情坐上從台中開往台北的台汽...
因為我兒...聲仔…你躺在台大醫院的加護病房內...
在那五個多月裡,我在台中與台北這條路上來回不下50次,
我總是沉默不語的盯著窗外看,沒有一次闔上眼...
因為不是期盼趕快見到我兒...就是帶著你呈現植物人狀態的影像,
失望、悲痛的離開台北...
而這幾年,因為你的案件必須到台北開庭...我又在台中與台北這條路上來回近30次,
就跟以前一樣,坐在台汽車上沒有一次睡著過...因為我帶著茫然,帶著憤怒...

聲仔,今天走的這條路,你還記得嗎?...以前都是由我開車,你坐在車內聽音樂,
舒暢的享受窗外寬廣的視野...

算一算,在沒有你笑聲伴隨的日子裡,我又經過這條路近百次了...
可能是想藉此回憶美好的過去吧...亦或是我喜歡這條路上的美好景致...

今天...我很急切的想找回從前那段歡樂...我走出家門...走上西屯路...
經過都會公園...經過月下老人...走到沙鹿..再走上台中港路回台中...
聲仔,今天我沒有開車也沒有騎你的摩托車...

聲仔...我感到非常非常的疲累...
現在我只想跟你說話...聲仔,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