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我們知道張振聲發生意外後,馬上從台中坐上計程車北上。
在高速公路上好多處發生小塞車,用手機與在台大醫院內我的姊妹聯繫時,
他們都不敢直接說情況很嚴重,但從語氣與平常截然不同,我已知道極不妙了。
在車上的三個多鐘頭裡,有如坐針氈,也才真正體會出度秒如日的感覺。
當天又適逢總統大選後眾多民眾聚在台大醫院附近抗爭,
致使計程車司機不知哪條路可到達台大醫院急診部。因此一下高速公路,
我們馬上換上台北市內的計程車直奔台大醫院。
到達時,我的姊妹及妹夫在場,還有張振聲的同學多人,以及幾個老師和醫生。
校方告訴我”極嚴重,生命可能保不住”…,
“是否可醒來,看發生後72小時,若可醒來,情況就樂觀了”。
三天!我們全天日夜24小時坐在加護病房旁的陽光休息室。
心情之複雜,盼望、焦慮,恐懼…為人父母者應可體會。


第三天,奇妙的事發生了。早上我們去看他,有反應了;
中午去看他,眼睛可睜開了;晚上7點再去看他時,
我和內人各站在他左右邊,叫他”眼睛轉到爸爸這邊來”,他就轉過來,
”眼睛轉到媽媽這邊來”他就轉過去,手伸過去握他,他會用力,
他嘴巴想說些什麼,但說不出來,他喘得很厲害…。
他有反應了,而且能和外界互動了,我們高興至極…。
當探病時間到了,非離開不可時,我們告訴他“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會來看你”,
我想把我的手從他的手掌中抽出時,他緊握不放,臉部表情緊張,
兩眼張的好大,他很激動,此時我看儀器表上的血壓值從160升到195。
當時我唯一能做的是流著淚離開…。


但是第四天整個情勢又大轉變!一早我再踏入加護病房看他時,
他兩手被綁在床沿,整個人又完全昏死過去,我們叫他,他完全沒反應,
唯一的聲音是呼吸器規律的聲響…。他又怎麼啦…。
當時我們只能哭泣,任由眼淚直流,我們的心任由命運用刀割切、撕碎…。


下午柯醫師出現了,問他怎回事,他說〝怎知道會那樣〞。
是怎樣?他沒回答。他說“再做一次電腦斷層掃瞄看看”,
做後他也沒叫我們進去看。幾天後某位醫生說〝本來就有點糟糕了,
又經那晚大衝擊,整個大腦完全壞了〞。
當天晚上,我和內人在休息室默默坐著,我流著淚,腦中一直閃著他小時候的種種;
內人兩眼直視前方,臉部表情驚悸,淚水直流,滴濕胸前衣裳…。
我以前非常敬重醫生,也非常聽醫生的話,但現在…。


台大醫生說張振聲這種病況,他們第一次碰到,然而張振聲這種病,
會直接衝擊到胸膛、心臟和大腦,尤其大腦是最關鍵最應注意之處,
他們應知之甚詳。況且若真的是第一次碰到,
不太瞭解(他們還說是自己學生會很重視的),
不是應該組一小組,內含心臟科、胸腔科和腦科的醫生一起來醫治嗎?
我當時曾提此要求,但沒得到回應。他們就是不要!


很多人說台大醫院很好,以前我完全相信,
但從我兒子進台大醫院到離開共5個多月裡,我們經歷的種種,我體會很深…。
我終於瞭解一個人一定要有權勢、地位和關係才會有人理你!
瞭解到金錢的重要性!也瞭解到醫生的自命不凡,絕大部分原來是自大狂!


如果有人還跟我說:台大醫院很好。我會告訴他:是嗎?
我會告訴他我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