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經過

  我兒子張振聲發生意外前是台灣大學土木系一年級學生,他是住校生。他於民國八十九年三月二十一日星期二下午約兩點 四十幾分,於台灣大學臨新生南路之四號籃球場內(參看後面附圖)與同系一大群同學一同打球時,因不明原因倒地,然而台大校方卻發生一連串的嚴重延誤﹗

  當學生報告保健中心後,對於重症患者,台灣大學竟然沒有啟動雙軌制到院前緊急救護(同時派出一般型救護車和另一輛由醫院派出的 救 護 車,內備有電擊器和維生注射藥劑等 高 級 生 命 支 撐 設 備, 到 達 現 場 後 , 對 心 跳 停 止 者,在 現 場 立 即 給於 電 擊、注 射 藥 劑 等 至 關 重 要 之 處 理,然 後 再 送 往 醫 院 救 治。雙 軌 制 到 院 前 緊 急 救 護 台大 醫 院 於 民 國 87 年 開 始 實 施 ,台 北 市 於 民 國 88 年 7 月 就 正 式 實 施 了,也 就 是 張 振 聲 發 生 事 故 時已 經 實 施 了,救護車僅載保健中心之護士至現場,而校醫卻悠哉的在保健中心內不知作何事!護士到場後,發現張振聲無呼吸了,竟然也沒有啟動雙軌制到院前緊急救護。更可惡的是校醫到場後依然沒有啟動雙軌制到院前緊急救護。同學打電話給119,台北市119中心依然沒有啟動雙軌制到院前緊急救護。可悲啊!台灣的緊急醫療救護,豈只長期漠視而已啊!!!

  當救護車抵達一號球場側,發現開錯邊後,打算由球場附近道路通過到六號球場那一端,但因球場周邊道路設有路障且平時都上鎖,所以無法拔除,由於試圖拔除,在此花費不少時間,最後因無法拔除救護車只好繞遠路才抵達六號球場活動鐵門旁;可惡的是活動鐵門平時也被鐵鍊上鎖,附近的警衛室又未保管鑰匙,而負責保管鑰匙的體育室職員又找不到鑰匙,致使鐵門無法打開,附近學生只好合力將其中一扇鐵門強行搬開,讓救護車進入。

  更甚者,校方說當時張振聲已無呼吸無脈搏,但救護人員對 此種病人並未進行電擊,連救護車上也沒做電擊,也沒叫校內保健中心的人盡快送電擊器過來;更嚴重的是救護車又將張振聲送至較遠的台大醫院,而不送到就在對面的三軍總醫院進行急救讓人最無法忍受的是:救護車離開台大校本部 沒走緊臨籃球場旁邊的側門,卻走校大門口,然後再轉進新生南路,再經過側門旁,然後送往台大醫院。

  經過這麼多連續及不該發生的嚴重延誤,張振聲送到台大醫院後仍可救活過來,可見若沒有這些延誤及不當的措施,張振聲現在情況一定完全改觀。

張振聲至今仍然全身癱瘓完全無意識,他讓我們每天24小時都處於緊張狀態。 他變成植物人時才19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