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有的人,我們一輩子也等不來,
而有的人,等來了,我們又不懂得珍惜。遇到一個情投意合的人多麼難得,
而失去一個人,卻又是那麼容易,轉瞬之間,就會無影無蹤。

2002年3月,和我同住的那個人搬走了。我於是在房屋仲介所登記,尋找合租人。
兩天之後,她來看房子,覺得還滿意,便搬了過來。
就這樣,我和她開始了異性合租生活。

最初的日子,我的生活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
每天下班之後照例在樓下的步行街閒逛,或者跑到同學家堨斯P。
後來有天我下班直接回家,看到她正在做飯。香氣溢滿了整個房子。
看到我,她笑盈盈地說:回來了?一起吃晚飯吧!
我既驚且喜,沒有任何猶豫就點了點頭。老實說,她的手藝還很不錯。
那一頓飯我一共吃了三碗飯。接下來的日子,我便經常買菜回來和她一起做飯。
對於一個單身許久的人來說,這種簡單的樂趣其實就是一種家的溫暖的感覺。

然而,沒有多久,她就搬走了。
原因是她媽擔心她和一個男人合租不太方便,所以叫她搬到一個熟人那堨h。
看得出來她也不想搬,可是實在拗不過她媽的百般勸說。
她搬走的那天,我默默地幫她收拾東西,並將東西拌到車上去。
臨走前她凝視了我將近兩分鐘,不言不語。
車開走了,我回到空蕩蕩的房子,忽然悲從心生,忍不住淚如雨下。
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已經喜歡上了她……

第二天,我給她打電話,我說我們一起吃晚飯吧。
可是她卻說不行,她要和她男朋友一起吃飯。我一聽如遭雷擊,當場呆住了。
我萬料不到她會這樣說,因為據我所知,她應該沒有男朋友的。
掛掉電話之後,我失魂落魄地在她住過的那間房間媄蛣菕A一直蹲了整整一宿。

一連幾天,我都沒有勇氣再聯繫她。可是,後來忽然有人給我打電話說要看房子。
我覺得很奇怪,她搬走之後我並沒有在什麼地方登記出租呀!不過我很快便明白了:
一定是她幫我去登的記!我按捺不住自己,便給她打電話。一問,果然是她。
我心埵釣Зo酸,我說:“其實我不想再出租了,我寧願一個人住,或者,我也搬家。”
我們言不由衷地隨便說了一會,忽然她說,
那天她在電話堥獐侄′O因為當時在上班,老闆在身邊,所以……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上班時間老闆在身邊就得那樣說,
我也沒有問她,但是我的心堳o興奮不已。

我們又開始來往。我們一起吃飯、唱歌、看電影。每一次都玩得很開心。
我對她的喜歡程度也漸漸昇華為愛,但是每一次面對她,我總是無法表達自己的愛意。
我把苦惱告訴了我最好的朋友,他大罵我不是男人,連這點膽量都沒有,
其實我又何嘗不在罵自己。尤其是好幾次我看到她滿是期盼的眼神,更是心急如焚。

我過生日那天,邀請了好幾個朋友一起慶祝,她當然也在場。
當她在摺摺的生日燭火中微笑著面對我,將一條珠鏈子戴到我的脖子上,
我完全沉醉了。朋友們在旁邊有節奏地擊掌,並叫我親吻她,
但是我不是一個喜歡張揚的人,我只是輕輕地挽了她一下,
沒有做出過多的親密行為。

一個朋友跟我說:有些話你是必須要說的,你不說,別人怎麼知道你的心思,
就算別人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你如果不說,終究還是不能明確,尤其是愛這種東西。
朋友的話也許是對的,但是,偏偏我覺得我和她已經心有靈犀了,
不用再說,說了反而尷尬。然而,後來證明,我確實錯了。

生日過後,我便將她當成了我的女朋友,但是我卻發現,她對我好像有點不冷不熱。
後來他們家都搬到了成都,在西門買了一套房子,
她也便回家埵瞴A我們見面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2002年底的一天,我們見面了。我們照例去麥當勞吃東西。
不過我感覺她好像變得有點憂鬱了,沒有以前那麼開朗。
本來說好了吃飯之後一起去看電影的,可是後來她卻說困了,想回去了。
我默然了,卻只好送她回去。

下車之後,我們走了一段路,那是一條相對較冷清的巷子。
我們並肩走著,我幾乎可以聞到她的氣息。
她忽然說前面不遠就是他們家了。我用鼻子恩了一聲。

她停了下來,看著我,幽幽地說:“你今晚找我出來,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我怔了,我忽然覺得很感傷,但我微微搖頭,說:“沒有了。”

她依然盯著我,眼眸媮蘌繭菗Y種東西:“你真的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了嗎?”

我咬咬嘴唇,說:“沒有了。”

“好吧,”她慘澹一笑,“再見!”

我故做瀟灑地也說了聲“再見”,便扭頭走了。走了幾步,我忍不住回過頭來看她。
我看到她呆呆地站在路燈下,孤單的讓人可憐……

我很想跑回去緊緊地抱住她,對她說出我最深情的三個字。可是,我沒有動。
我的腳像生了根。我們就這樣遙望著對方,直到我違心地揮揮手……

我沒有想到,我真的沒有想到,那竟然是我們關係終結的一面。
那天之後,有好幾天我都沒有和她聯繫,她也沒有和我聯繫。
一個星期後的某天夜堙A我在百般思念之下撥打她的電話,
卻驚異地發現,她的號碼已經過期……

2004年9月的一天,我和兩個同學在市中心的一條小街上四處尋找茶樓,
快到路口時,我忽然發現,她和一個男的手牽著手走著,四目相對的那一刻,
我驚呆了,我幾乎可以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
但是,我卻不得不裝出無所謂的樣子,緊跟著朋友的腳步,朝某茶樓走去……

後記:
每一次聽到或想起張信哲的那首《信仰》,我便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如果當時吻你當時抱你,也許結局難講,我那麼多遺憾那麼多期盼,你知道嗎?…”
是呀,如果當時我敢邁出一步,“當時抱她吻她,”也許結局真的很難講。
然而,我終究沒有邁出去,緣分就這樣擦肩而過。劉若英在《後來》唱道: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所以,如果你遇到了一個真正情投意合的人,千萬不要再錯過。
記住,愛情可以等待,但絕不能懈怠。

 

 

.......................
七十幾年來,台灣所有重要政策,幾乎都是台大人在主導,

包括台大學生低廉學費以及很多不公不義的政策在內!
以前的台大師生協助政府建立起這種利己的不公不義政策,
現在的台大師生既得利益者以不吭聲、閃躲規避相關問題,
繼續配合著政府維護這種像強酸一樣不斷腐蝕社會正義的利己害人的政策!

而且台大已經有郭台銘的150億元捐款了。
可是台大還是像強盜一樣,趕盡殺絕,想再幹掉一些大學,
讓有資格分配五年五百億的大學減到最少,這樣台大就可以如願分到更多更多的錢了!


...台大學生80%以上是台灣社會中優勢家庭的子弟,只有極少數是窮苦人家的子弟,
可是政府每年卻把納稅人繳的稅金撥100億元給這些有錢人在唸的台大;
因此台大這些優勢家庭子弟的學生每學期只需要繳2萬多元的學雜費,
而且台大畢業後又很容易找到好工作,薪水也比較高,升遷也比較快...

...而私立大學學生中80%是工農家庭或者窮人家的子弟,極少數是富家子弟,
可是政府給私立大學的錢平均每校還不到0.5億元!
因此私立大學這些弱勢家庭子弟的學生每學期卻必需繳5萬多元的學雜費,
畢業後又較難找到工作,薪水又比較低,升遷也比較慢...


...台大從不想想,長期以來台灣是犧牲掉社會最重要的正義和公道,
才能讓台大這些有錢家庭的子弟享有繳交低廉學費的特權!


身為知識份子,你為何不敢討論?你為何不敢要求改變?你為何不敢維護正義?
你真的心向公義?你真的心向公義??你真的心向公義???
你敢 捫心自問?

全世界排名第一的哈佛大學學生每學期繳的學雜費大約是台幣50萬元,
全世界理工排名第一的麻省理工學生每學期繳的學雜費大約是台幣50萬元,
美國排名前八十名的大學,學生們每學期學雜費多在台幣40萬元以上,

還有...
亞洲民主國家幾個主要大學學雜費收費的情形:
新加坡大學學生每學期繳的學雜費大約是台幣19萬元,
香港的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每學期繳的學雜費大約是台幣8.5萬元,

日本的東京大學學生每學期繳的學雜費大約是台幣8.5萬元,
韓國的首爾大學學生每學期繳的學雜費大約是台幣6.5萬元,

 

台灣的台灣大學學生每學期繳的學雜費卻還不到台幣3萬元!

我建議政府補助台大每位學生的經費應等同於
政府補助植物人張振聲的經費                   0.000000000元         加上
台大這7年來為植物人張振聲所支付的錢    0.000000000元
亦即政府補助台大每位學生的經費應調整為

                                                              0.000000000元

若台大經費還是不夠,
就請台大校方自己募款和調整台大學生的學雜費來支應,您說好嗎?


 
...台灣的植物人全靠家屬,沒有依賴政府,可是好手好腳的台大卻死賴著政府....

聲仔,你不要害怕,媽媽每天24小時都會在身旁照顧你,媽媽一生都會守候在你身邊!
聲仔,我絕不會向惡勢力屈服,因為我知道:你不是生下來讓台灣大學欺負用的!